片尾字幕緩緩升起,試映間燈光漸亮,觀影者紛紛騷動著卻無人離席,有人忙不迭地抽出隨身面紙,迅速擦去不想被發現的眼角淚水,也有人定格原地,彷彿若有所思。至於我,應該兩者皆有吧。只是不確定在場的觀眾裡,有沒有人跟我一樣,一散場只想衝動上前狠狠握住劉嘉明的手,激動地向他說聲謝謝!因為有他的慧眼獨具,才能有今日這般的觀影感動。看電影眼泛淚光的經驗時有,要讓如此愛面子的我在福相試片間這麼避無可避的空間裡,斗大淚水不受控制地直直落,我想,這麼多年來應該唯有《暗擁》。


CNTRC_Afiche01 拷貝.jpg 

隨著片尾曲淡去,不知怎的,又想起了有關《兄弟情人》的某篇影評,上頭宛如經典字句般地寫著『我們的愛不容置喙』。如此相較起《暗擁》中的兩位男主角,忽然覺得那對恩愛兄弟真的似是幸福且幸運過了頭些,所以能愛得那麼無畏無懼,所以能那麼愛得不容置喙。無奈的是,那畢竟是童話般的愛情,大多存在故事與夢中,為人們帶來希望,更無奈的是,《暗擁》中的情節是更貼近於真實中幾近令人絕望的現況。


米蓋爾是粗獷帥氣的漁夫,與懷有七個月身孕的太太,同住傳統秘魯漁村。在村民眼中,米蓋爾是個男子漢,實際上,他正與同志畫家桑迪亞戈秘密相戀。沒人察覺其性傾向,他的太太更不認為先生會和男人偷情。然而這段密戀,卻被無情的浪潮沖毀,桑迪亞戈不幸被暗流奪走性命。沒人知道他已死去,唯獨米蓋爾能看見他的魂魄。為了幫助桑迪亞戈安息,米蓋爾開始尋找他的屍體;另一方面,米蓋爾卻發覺現況對大家都好,他能大方擁抱桑迪亞戈,給他毫無遮掩的愛。究竟米蓋爾能否挺身面對真實的自己,在全村和老婆面前,勇敢下葬真愛? (電影簡介照引)

來自資產階級的畫家與勞工階級的渔夫,在一個幾乎藏不住祕密的小漁村中祕戀,兩人面對的阻礙不僅僅是來自不同生長環境所養成自我認同度,更來自周遭親友的價值觀,這是一個必須面對檢視與即使不得也非得被眾人置喙的現實人生。於是米蓋爾時有退縮,時有困惑,心中愛著桑迪亞戈卻由始至終不願面對承認。為愛遷居而來的桑迪亞戈,則是忍受著自己所深愛的另一半在夜裡擁著另一個女人,與她名正言順的牽手共伴,為他結婚生子,自己卻得置身於這如見不得光的鬼魂似的戀情,與不願承諾的戀人。

 
在這樣一段平衡失調的戀情中,價值觀不同的他們不時爭吵,就在一次爭吵後,桑迪亞戈因為意外,真的成了只有米蓋爾能看到的『鬼魂』。諷剌的是,正因為世人無法看見雙迪亞戈,他們終於有了能共同肩並肩走在陽光下,在大庭廣眾牽住對方的手的機會。平凡人眼中如此平常的幸福,竟要人鬼殊途才能得到,影中人笑得開朗,我卻不免心酸。一如劇中米蓋爾同志身份最終被眾人發現,於是眾叛親離,妻離子散。為了宛回妻兒,米蓋爾上演了一場浪子回頭的戲碼,最終妻子是留下了,友情也終於回來了,畫面上看來好像一切都回到世俗人眼光中該停留的位置,是那麼和諧與美好,要是YA電影差不多也該可以在這個段落下字幕了。然而觀眾席上的我,卻總覺得心裡破了個大洞,致使畫面上的人物一個個看來都像殘了邊斷了角似的缺了一大塊般不完整且不快樂。


該死的是,《兄弟情人》也許是部童話片,你可以高唱:『童話裡都是騙人的』可《暗擁》卻絕非一部恐怖片,劇中的情節、主角們的境遇是如此的真實且熟悉,一如無時無刻發生於我們週邊,卻又不斷被忽視的許多同志朋友們,如果說《兄弟情人》是部同志童話,那麼《暗擁》絕對是部不折不扣,血肉俱全的省世寓言。

《全文引用 http://fatracoon.blogspot.com/2011/02/blog-post_28.html 胖狸貓換明太子》

創作者介紹

暗擁☯官方網誌

jointgayfil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