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om beginning to end 04.jpg

其實離開特映會場時我是不喜歡這部片的,甚至很想衝上前狠狠賞發我通告的人兩個耳光。因為──我又被該公司的片名策略騙了!



如果《嫌豬手事件簿》不是喜劇片;《愛的自由式》不是一部勵志運動片;《修女愛唱歌》又根本是一部微笑修女最後鬧自殺的絕命大悲劇(但這三部確實都是好電影),都經歷了這麼多場佳映大騙局的我又怎麼會被《兄弟情人》這麼聳動的片名所騙,就這樣帶著看劇情百轉千迴的悲劇的預期心理進了特映廳,然後又一臉困惑地走了出來。

劇情的乍看模式簡單到近乎無腦,甚至簡單到用幾句話就可以直接交待完:他們是同母異父的兄弟──他們相愛──他們非常相愛──他們非常非常相愛──他們最後依然非常非常非常相愛──床戲拍得很美──主角帥到爆漿──於是他們最後的最後還是令人忌妒到快爆炸的相愛著──FIN

走出戲院的我因此一度有自己是在喝喜酒的錯覺,因為螢幕播放的顯然就是一部新郎新娘自己剪接或拍攝(或至少親自參與製作)的影片,並且省略一切畸戀所會遭遇的逆境,父母一路支持,朋友沒有另眼看待,兩個人在全劇中碰到最大的難關是必須分隔兩地長達三年,但因為哥哥是個收入豐厚的醫生,只要買張機票便輕鬆地解決了這個寂寞難耐的難關。比起白雪公主被壞皇后派出的獵人追殺,逃亡到森林之後還得吃下毒蘋果最後才得以得到王子的愛,相較之下……..這兩兄弟會不會也太幸運了點?

然而如此簡單的一部電影特映會後竟然還有導演QA,當下真不知究竟是要QA什麼?但離開新光影城回到公司加班後,腦海不斷浮現劇中片段,手上辛勤敲著工作稿件嘴角卻也不自覺地上揚著。最後我不得不承認我確實喜歡這部電影。

如果還有再次QA我也非常非常期望能問問導演:「請問你是故意省略細節的嗎?」因為如今想來那些細節實在是非常故意被省略掉的,包含兩兄弟情愫產生的層次。可仔細想想,這部片的重點根本就是要告訴你這兩兄弟有多相愛而不是多辛苦才能相愛。

腦海突然浮現了主角共同的母親在片中最令人印象深刻的對白:「我們怎麼能教導孩子愛是錯的呢?」沒錯,只要兩人是真心相愛,這樣的愛又有何錯?如此再回頭來看這個片名似乎也就沒那麼可恨了,如果可能我還想為它加個「真愛無敵」的副標。

《兄弟情人》不教你如何去愛,更不為你分析愛的成份或預警選擇相信愛將會碰上多大的困難與障礙,只是很單純的告訴你愛是幸福、快樂並且不分性向種族與對象的,不到兩個小時的輕鬆片長,幾近炫耀式的用滿坑滿浴的愛意感染全場觀眾。原來美妙的床戲只是個愰子,其實那是導演傾訴愛的另種語言。

在看了無數淒情悲苦或只能假藉低級笑料與爆破式性愛場面撐場的同志片後,終於能看到這麼一部同志童話的最佳範本其實是值得高興的。至於那些以電影觀點出發,光是非專業影評人就能提出的眾多缺點我就不贅述,反正電影於我的功能是尋找感動,而非尋找可分析與評判的點,口業就留給別人去造吧。

《全文轉載於http://fatracoon.blogspot.com/2010/06/blog-post_26.html 》

創作者介紹

暗擁☯官方網誌

jointgayfil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