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jpg

2009-12-06 中國時報   文‧張士達

       在看過太多充滿俊美猛男的同志電影之後,剛開始看《性福農莊》時,的確需要一點時間進入狀況。第一場戲映入眼簾的,就是一個不僅在一般商業電影,在同志電影裡更不大會出現的男主角:一個貌不驚人頭髮微禿身材微胖,言語也不特別有趣的男子。在同志圈裡,這種外型叫做「熊」。不過多數同志喜歡的熊,是身材黝黑壯碩帶有鬍渣的那種,這個男主角並不是。

     《性福農莊》以西班牙巴斯克地區的山間農村為背景,安德與母親和妹妹住在一起,過著每天晨起務農並到工廠上班的生活。有天安德意外跌斷了腿,家人透過介紹找了來自秘魯的外籍移工荷西,到家裡暫時幫忙農事。隨著朝夕相處,安德卻漸漸發現自己心中某種他也不知是什麼的感覺,而他不知如何面對,也不知如何處理。

     片中的安德雖然被動沉默,但透過其他的角色,卻巧妙映照出安德在面對突如其來的感情時所能夠擁有的選擇。例如:安德的母親守寡,雖有個追求她的黃昏之戀,卻囿於兒女與社會觀感而只能自我壓抑,即使明明生命盡頭已在眼前,卻仍活著不知為誰而活的日子。妓女瑞米則在老公離家後,為撫養兒子而賣身,成了村裡單身漢解決生理需求的管道,情慾對她只是謀生工具,不須討好男人也不指望被人追求的她,反倒更能看清真真假假,看清安德在壓抑外表下的掙扎。

     編導羅貝托卡斯登以非常細心且具有耐性的方式,緩緩呈現出農村生活的時空與步調,在一成不變的生活中每個人物的基本需求,以及彼此之間的關係結構。影片緩慢節奏幾乎與鄉間生活無異,全無配樂的安靜寫實,也讓觀眾身歷其境地進入那個沒有什麼娛樂選擇的簡樸生活中,而人物間的感情與衝突,卻也在這樣簡約的背景中更加清晰浮現。就如家中餐桌上每個人固定的位子,就連有個陌生人不小心坐錯了都會遭人眼色,更何況是在生活型態上選擇不同的路,需要在心底準備好多大的革命精神與勇氣?

     當前各國的同志電影雖然不再像十幾二十年前那樣稀少珍貴,面對的卻是另一種在人物取材上趨向單一化的危機。如果同志不僅在主流電影中被刻版呈現,就連在自家人的同志電影裡,也總是只能表現出都會俊美性感的同一種面貌,這固然說明了同志族群的存在已足以擁有自給自足的票房市場,但這種戲裡戲外互為因果陷入循環的族群形象塑造,卻也可能掉入將電影類型快速消耗作死的死胡同。

     《性福農莊》雖是一部有關同志題材的電影,卻選擇了一個對同志口味來說「非主流」的主角。許多原應是目標族群的同志觀眾,固然可能因習慣追求銀幕情慾的感官享受而對此裹足不前,卻也讓影片因此而得以拋棄包袱開發出新的可能。《性福農莊》觀賞起來或許並不特別輕鬆或養眼,卻提供了同志電影另一種當前亟需的出口,正如片尾的結局那樣,寬廣而耐人尋味,而這正是同志電影所需要開發的另一種空間。

文章轉載自 中時電子報

創作者介紹

暗擁☯官方網誌

jointgayfil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